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广告
推荐:
·当前位置:主页 > 云南在线 > 资讯 > 正文

山东东平“保护伞下的黑恶霸”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1-02 16:21
摘要:
山东省东平县斑鸠店镇子路村党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泰昌浮桥公司法人刘美全,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申报、核实种植面积、敬老院救助款、落实农村危房改造等等行政管理工作过程

  山东省东平县斑鸠店镇子路村党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泰昌浮桥公司法人刘美全,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申报、核实种植面积、敬老院救助款、落实农村危房改造等等行政管理工作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占、非法占有救助扶贫款、骗取、贪污危房扶贫款,挪用公款、行贿受贿,打、砸、抢、暴力抢劫霸占浮桥,虚假诉讼,其行为涉嫌构成:侵占、非法占有扶贫款,私设小金库、挪用公款、骗取贪污危房扶贫款、虚假诉讼、行贿受贿,组织黑社会人员抢劫暴力霸桥,破坏生产经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村民称为:“被宋江漏掉的黑恶霸”。请求各级打黑除恶,依法追究其刑事等法律责任。还老百姓一方净土、一片蓝天。我们坚信有党中央、习近平的坚强领导,有各级党委政府的认真履责,一定会夺取打黑扫恶,反腐倡廉的全部胜利。

  以下是刘美全违纪违法犯罪的事实:

  一、东平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斑鸠店镇纪委查实:刘美全违规套取危房、改造资金20.52万元,挪用、贪污改造资金(已退回)9万元;还有不应享受危房改造的牛秀兰等8户,涉及金额11.5万元,以纪委处理、替代刑责,同案例为何不同罪呀?谁在为其保驾护航?

  二、幸福院(村敬老院):从来没有接纳过村里老人到“幸福院”过“幸福生活”,只是在上级领导到村里核实“幸福院”是否真实存在的时候,刘美全才会召集几个留守老人到幸福院里坐坐,下哄上骗。几年来,骗取、挪用、贪污“扶贫养老补贴”近20万元。

  三、违规为有两个儿子的刘传青办理了“五保户”待遇。涉嫌诈骗扶贫补助救济款。

  四、私设小金库,涉嫌行贿、受贿、挪用公款、贪污。

  1、子路村地处黄河滩区,1998年4000多人,用人力车,一车一车拉的土和石头,修成的护村堰,工料费价值20万元,即成为4000多人生命财产的安全屏障。而刘美全采用卑鄙无耻的手段将400多米的护村堰毁于一旦(卖给支部委员刘万平20000元一片,村民刘家良78600元一片,因惧怕村长刘全库举报或提意见,干脆私自送给村长刘全库一片用以“封口”)。十几万元账款装进刘美全的腰包,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

  2、2015年南水北调工程经过我们村,造成部分耕地下沉,镇政府拨款5万元,而拉土平整下沉土地仅花费1万元,剩余4万元存入刘美全的私人小金库,涉嫌贪污,挪用公款。

  3、2015年村建广场,上级拨扶贫款7万元,工料款用去29000

  元(刘万泗施工),剩余41000元存入刘美全私人小金库,涉嫌贪污,挪用公款。

  4、2017年县政府拨扶贫款22000元,专项用于光伏发电,该工程花去11000元,余款11000元存入刘美全私人小金库,挪用、贪污。

  5、2014年国家拨扶贫款5万元,用于村民改善饮用水修建自来

  水井,用去2万元,剩余3万元存入刘美全私人小金库,挪用公款,贪污。

  6、2014年,刘美全以给石子厂办复垦为名,向其索要五十万元,以跑门路为名,两年的时间花费13万6千元什么都没办成,石子厂业主连张纸片都没得到,涉嫌诈骗、行贿、受贿。

  7、2017年国家给村里拨扶贫款在大堤东打井用于灌溉农田,因黄河大桥占用井,占井包赔款也被刘美全和他妹夫刘厚喜存入各自的私人小全库,涉嫌挪用公款、贪污。

  五、涉嫌敲诈、行贿、索贿近15万元。

  1、2014年村民刘新同、刘虎在村幸福院北卖土渣石,刘美全以报警为名,敲诈二人17000元。

  2、2014年刘美全以给石子厂办复垦为名,向其索要50万元,以疏通关系为名两年时间花费13.6万元,什么都没办成,业主连张纸也没得到。

  六、受贿、贪污土地承包费,扶贫路款和浮桥公款。

  1、利用职权将村留85亩耕地以55亩的名义包给刘彦伟、刘美峰,刘美全暗地里收受30亩承包地的利益分成,受贿或贪污承包款。

  2、刘长连路口向北修的扶贫路,偷工减料,造成了危路,规定厚度15厘米,实际中间5厘米都达不到,是渎职,失职?还是受贿?贪污?还是破坏生产经营?

  3、2010年刘美全在浮桥办公室以向国土局送礼为名私自拿走20万元,浮桥股民发觉后问其钱款去向,他说国土局没收,把钱又送给了上界贪污犯、劳改犯村支部书记刘万民。核查后得知刘万民未收,股民继续询问钱款去向,刘美全最后又说把钱给了去世的刘万国,而刘万国之妻有录音为证、根本没得到此款,刘美全私吞此20万元。

  4、2017年浮桥所收的过桥费用180多万元,刘美全肆意挥霍,造成此款下落不明,挪用、私分、行贿、贪污,侵占公司财物罪。

  5、2017年6月份,刘美全以架设黄河高架桥为由,向浮桥拿走2万,说向建设高架桥单位送礼了,但高架桥现在都没影,你送哪里啦?涉嫌贪污、挪用公款。

  6、2008年,南水北调工程路过泰昌浮桥路,包赔泰昌浮桥80万元损失费,浮桥公司下账75万元,刘美全拿走5万元,浮桥监理人员都可证明,我们高发后,刘美全2017年将账面改为80万元,做笔迹鉴定即知。

  7、每到春节、中秋节期间,刘美全以浮桥公司送礼为由,下账4-5万元作为关系疏通费,报账为副食品,行贿受贿,挪用公款、贪污。

  八、欺行霸桥,涉黑涉恶涉霸。

  违反村民委员会法和村规民约,起用贪污犯刘传敬担任村会计,充当其保护伞。

  刘美全一手遮天,对举报人公开打击报复。2018年刘建华知道刘美全私设个人小金库的行为后,依法向上级党政部门举报,举报信息很快被刘美全的保护伞泄露,刘美全怀恨在心,借厕所改造挖坑数量为由,唆使刘和平将举报人刘建华打伤,涉黑涉恶涉霸。

  3、刘美气老婆闰传芹,很少参加社会活动,刘美全竟然从外村柏栓村找来张兴更、张兴峰、孙知成等人,混入我村投票选举,花钱买上了镇人大代表,破坏选举,违反了选举法,依法追责。

  4、自我们2017年举报后,刘美全找了一个16队叫黑斌的姐夫张士来在黄河河务局上班,他又找来山东梁山县一个退休老会计,对浮桥公司的帐目都做了修改,证明人员是泰昌浮桥上班人员刘建华。

  5、随意打人。2011年9月21日,在浮桥办公旁边开小卖部的柏松山村村民孙知长去浮桥找开水,刘美全对这位70多岁的残疾老人大打出手,到处血迹斑斑,导致老人住院。报警后,派出所也没有对他进行任何处理。

  6、雇凶打人。殴打柏松山村村民张兴奎,解山村村民解志安,南枣园村民。

  7、2017年9月5日,柏松山村与子路村浮桥合作合同到期后,在双方没谈妥的情况下,雇佣打手,多次抢占柏松村码头,东平县斑鸠店镇镇政府、派出所多次参与协调证明。

  8、2018年3月28日,刘美全带领其哥哥刘美森、侄子刘彦伟、妹夫王鹏黑社会人员强占柏松山村码头,殴打柏松山浮桥工作的张兴庚、张亚军、张思博,打伤住院,经鉴定已构成轻微伤,属于地地道道的恶霸行为,抢劫霸占浮桥至今,涉案资金达4000多万元。

  9、2018年3月22日,以修路为由堵住258省道,造成省道大动脉堵塞。连自行车都过不去,在当地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八、资产来源不明

  刘美全作为一个村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却坐拥千万资产,其财产来源不明。刘美全在斑鸠店大蒜市场构建一幢三层楼房,花费160多万,在济南市区购买三处房产,价值数百万元,在李传峰农场投资32万元,在九女泉锯石场投资40余万元,且其父子都驾驶豪车出入,恳请上级主管机关查清其财产来源!

  九、新时代葫芦僧判断虚假诉讼案,佐证了刘美全的虚假诉讼和欺行霸桥的事实。

  1、东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鲁0923民初90号证实了刘美全及公司实施了虚假诉讼。

  2、东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鲁0923民初3236号证实了刘美全及公司实施了虚假诉讼。

  3、东平县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鲁0923民初1787号和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鲁09民终2444号民事裁定书证实了:一是东平县法院违反法定程序(未追加必要共同诉讼人);二是东平县法院未查清东平县泰昌浮桥公司占有使用涉案标的物的权利来源;三是东平县法院非法认定了东平县泰昌浮桥公司对浮桥的合法使用权(刘美全及公司在一无浮桥使用承包合同,二无土地使用权,三无码头使用权,四无浮桥管理权、使用权。五是2002年12月4日至2017年12月4日的《架设浮桥合资协议书》已到期且履行完毕的情况下《架设浮桥合资协议书》终止时间已超越主合同时间,所以此合同应为无效合同。刘美全和泰昌浮桥公司是怎样占有的?怎么使用的浮桥?是承包、租赁、建设、还是赠送的?是合法占有使用还是非法占有使用?东平法院远离、违背了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和《民事证据规定》:“事实认定符合客观真相,办案结果符合实体公证,办案过程符合程序公正”的目的要求,充当了刘美全及公司的保护伞。

  4、刘美全严重干扰了民事诉讼的秩序,影响了人民法院查明案件真实的客观性、准确性,影响当事人民事权利的保护;根据《民事证据规定》:“当事人对于案件的实事具有真实陈述和完整陈述的义务”;违反这项义务,故意作虚假陈述,妨碍人民法院审理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妨碍民事诉讼强制措施的规定的,对其进行处罚。

  再根据两高司法解释: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处理等相关规定,应依法追究刘美全及公司的法律责任。

  十、涉嫌偷税漏税,应依法追责。

  1、根据(2018)鲁0923民初90号东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证实:2015年至今,每天收入60489元,偷税漏税多少?是否该追责?

  2、根据东平县公证处出具的关于浮桥收支情况的公证书证实,2015年及2016年至2017年9月份,每天收入60489元,累计计算至今,涉嫌偷税漏税多少?是否该依法追责?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 信阳中院朱峰  百万判决赔
  • 人人App的下一顿青春饭去
  • 三星发布Micro LED等电视新
  • “零售体验化”将成实体
广告

山东东平“保护伞下的黑恶霸”

admin
摘要:
山东省东平县斑鸠店镇子路村党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泰昌浮桥公司法人刘美全,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申报、核实种植面积、敬老院救助款、落实农村危房改造等等行政管理工作过程

  山东省东平县斑鸠店镇子路村党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泰昌浮桥公司法人刘美全,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申报、核实种植面积、敬老院救助款、落实农村危房改造等等行政管理工作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占、非法占有救助扶贫款、骗取、贪污危房扶贫款,挪用公款、行贿受贿,打、砸、抢、暴力抢劫霸占浮桥,虚假诉讼,其行为涉嫌构成:侵占、非法占有扶贫款,私设小金库、挪用公款、骗取贪污危房扶贫款、虚假诉讼、行贿受贿,组织黑社会人员抢劫暴力霸桥,破坏生产经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村民称为:“被宋江漏掉的黑恶霸”。请求各级打黑除恶,依法追究其刑事等法律责任。还老百姓一方净土、一片蓝天。我们坚信有党中央、习近平的坚强领导,有各级党委政府的认真履责,一定会夺取打黑扫恶,反腐倡廉的全部胜利。

  以下是刘美全违纪违法犯罪的事实:

  一、东平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斑鸠店镇纪委查实:刘美全违规套取危房、改造资金20.52万元,挪用、贪污改造资金(已退回)9万元;还有不应享受危房改造的牛秀兰等8户,涉及金额11.5万元,以纪委处理、替代刑责,同案例为何不同罪呀?谁在为其保驾护航?

  二、幸福院(村敬老院):从来没有接纳过村里老人到“幸福院”过“幸福生活”,只是在上级领导到村里核实“幸福院”是否真实存在的时候,刘美全才会召集几个留守老人到幸福院里坐坐,下哄上骗。几年来,骗取、挪用、贪污“扶贫养老补贴”近20万元。

  三、违规为有两个儿子的刘传青办理了“五保户”待遇。涉嫌诈骗扶贫补助救济款。

  四、私设小金库,涉嫌行贿、受贿、挪用公款、贪污。

  1、子路村地处黄河滩区,1998年4000多人,用人力车,一车一车拉的土和石头,修成的护村堰,工料费价值20万元,即成为4000多人生命财产的安全屏障。而刘美全采用卑鄙无耻的手段将400多米的护村堰毁于一旦(卖给支部委员刘万平20000元一片,村民刘家良78600元一片,因惧怕村长刘全库举报或提意见,干脆私自送给村长刘全库一片用以“封口”)。十几万元账款装进刘美全的腰包,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

  2、2015年南水北调工程经过我们村,造成部分耕地下沉,镇政府拨款5万元,而拉土平整下沉土地仅花费1万元,剩余4万元存入刘美全的私人小金库,涉嫌贪污,挪用公款。

  3、2015年村建广场,上级拨扶贫款7万元,工料款用去29000

  元(刘万泗施工),剩余41000元存入刘美全私人小金库,涉嫌贪污,挪用公款。

  4、2017年县政府拨扶贫款22000元,专项用于光伏发电,该工程花去11000元,余款11000元存入刘美全私人小金库,挪用、贪污。

  5、2014年国家拨扶贫款5万元,用于村民改善饮用水修建自来

  水井,用去2万元,剩余3万元存入刘美全私人小金库,挪用公款,贪污。

  6、2014年,刘美全以给石子厂办复垦为名,向其索要五十万元,以跑门路为名,两年的时间花费13万6千元什么都没办成,石子厂业主连张纸片都没得到,涉嫌诈骗、行贿、受贿。

  7、2017年国家给村里拨扶贫款在大堤东打井用于灌溉农田,因黄河大桥占用井,占井包赔款也被刘美全和他妹夫刘厚喜存入各自的私人小全库,涉嫌挪用公款、贪污。

  五、涉嫌敲诈、行贿、索贿近15万元。

  1、2014年村民刘新同、刘虎在村幸福院北卖土渣石,刘美全以报警为名,敲诈二人17000元。

  2、2014年刘美全以给石子厂办复垦为名,向其索要50万元,以疏通关系为名两年时间花费13.6万元,什么都没办成,业主连张纸也没得到。

  六、受贿、贪污土地承包费,扶贫路款和浮桥公款。

  1、利用职权将村留85亩耕地以55亩的名义包给刘彦伟、刘美峰,刘美全暗地里收受30亩承包地的利益分成,受贿或贪污承包款。

  2、刘长连路口向北修的扶贫路,偷工减料,造成了危路,规定厚度15厘米,实际中间5厘米都达不到,是渎职,失职?还是受贿?贪污?还是破坏生产经营?

  3、2010年刘美全在浮桥办公室以向国土局送礼为名私自拿走20万元,浮桥股民发觉后问其钱款去向,他说国土局没收,把钱又送给了上界贪污犯、劳改犯村支部书记刘万民。核查后得知刘万民未收,股民继续询问钱款去向,刘美全最后又说把钱给了去世的刘万国,而刘万国之妻有录音为证、根本没得到此款,刘美全私吞此20万元。

  4、2017年浮桥所收的过桥费用180多万元,刘美全肆意挥霍,造成此款下落不明,挪用、私分、行贿、贪污,侵占公司财物罪。

  5、2017年6月份,刘美全以架设黄河高架桥为由,向浮桥拿走2万,说向建设高架桥单位送礼了,但高架桥现在都没影,你送哪里啦?涉嫌贪污、挪用公款。

  6、2008年,南水北调工程路过泰昌浮桥路,包赔泰昌浮桥80万元损失费,浮桥公司下账75万元,刘美全拿走5万元,浮桥监理人员都可证明,我们高发后,刘美全2017年将账面改为80万元,做笔迹鉴定即知。

  7、每到春节、中秋节期间,刘美全以浮桥公司送礼为由,下账4-5万元作为关系疏通费,报账为副食品,行贿受贿,挪用公款、贪污。

  八、欺行霸桥,涉黑涉恶涉霸。

  违反村民委员会法和村规民约,起用贪污犯刘传敬担任村会计,充当其保护伞。

  刘美全一手遮天,对举报人公开打击报复。2018年刘建华知道刘美全私设个人小金库的行为后,依法向上级党政部门举报,举报信息很快被刘美全的保护伞泄露,刘美全怀恨在心,借厕所改造挖坑数量为由,唆使刘和平将举报人刘建华打伤,涉黑涉恶涉霸。

  3、刘美气老婆闰传芹,很少参加社会活动,刘美全竟然从外村柏栓村找来张兴更、张兴峰、孙知成等人,混入我村投票选举,花钱买上了镇人大代表,破坏选举,违反了选举法,依法追责。

  4、自我们2017年举报后,刘美全找了一个16队叫黑斌的姐夫张士来在黄河河务局上班,他又找来山东梁山县一个退休老会计,对浮桥公司的帐目都做了修改,证明人员是泰昌浮桥上班人员刘建华。

  5、随意打人。2011年9月21日,在浮桥办公旁边开小卖部的柏松山村村民孙知长去浮桥找开水,刘美全对这位70多岁的残疾老人大打出手,到处血迹斑斑,导致老人住院。报警后,派出所也没有对他进行任何处理。

  6、雇凶打人。殴打柏松山村村民张兴奎,解山村村民解志安,南枣园村民。

  7、2017年9月5日,柏松山村与子路村浮桥合作合同到期后,在双方没谈妥的情况下,雇佣打手,多次抢占柏松村码头,东平县斑鸠店镇镇政府、派出所多次参与协调证明。

  8、2018年3月28日,刘美全带领其哥哥刘美森、侄子刘彦伟、妹夫王鹏黑社会人员强占柏松山村码头,殴打柏松山浮桥工作的张兴庚、张亚军、张思博,打伤住院,经鉴定已构成轻微伤,属于地地道道的恶霸行为,抢劫霸占浮桥至今,涉案资金达4000多万元。

  9、2018年3月22日,以修路为由堵住258省道,造成省道大动脉堵塞。连自行车都过不去,在当地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八、资产来源不明

  刘美全作为一个村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却坐拥千万资产,其财产来源不明。刘美全在斑鸠店大蒜市场构建一幢三层楼房,花费160多万,在济南市区购买三处房产,价值数百万元,在李传峰农场投资32万元,在九女泉锯石场投资40余万元,且其父子都驾驶豪车出入,恳请上级主管机关查清其财产来源!

  九、新时代葫芦僧判断虚假诉讼案,佐证了刘美全的虚假诉讼和欺行霸桥的事实。

  1、东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鲁0923民初90号证实了刘美全及公司实施了虚假诉讼。

  2、东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鲁0923民初3236号证实了刘美全及公司实施了虚假诉讼。

  3、东平县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鲁0923民初1787号和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鲁09民终2444号民事裁定书证实了:一是东平县法院违反法定程序(未追加必要共同诉讼人);二是东平县法院未查清东平县泰昌浮桥公司占有使用涉案标的物的权利来源;三是东平县法院非法认定了东平县泰昌浮桥公司对浮桥的合法使用权(刘美全及公司在一无浮桥使用承包合同,二无土地使用权,三无码头使用权,四无浮桥管理权、使用权。五是2002年12月4日至2017年12月4日的《架设浮桥合资协议书》已到期且履行完毕的情况下《架设浮桥合资协议书》终止时间已超越主合同时间,所以此合同应为无效合同。刘美全和泰昌浮桥公司是怎样占有的?怎么使用的浮桥?是承包、租赁、建设、还是赠送的?是合法占有使用还是非法占有使用?东平法院远离、违背了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和《民事证据规定》:“事实认定符合客观真相,办案结果符合实体公证,办案过程符合程序公正”的目的要求,充当了刘美全及公司的保护伞。

  4、刘美全严重干扰了民事诉讼的秩序,影响了人民法院查明案件真实的客观性、准确性,影响当事人民事权利的保护;根据《民事证据规定》:“当事人对于案件的实事具有真实陈述和完整陈述的义务”;违反这项义务,故意作虚假陈述,妨碍人民法院审理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妨碍民事诉讼强制措施的规定的,对其进行处罚。

  再根据两高司法解释: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处理等相关规定,应依法追究刘美全及公司的法律责任。

  十、涉嫌偷税漏税,应依法追责。

  1、根据(2018)鲁0923民初90号东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证实:2015年至今,每天收入60489元,偷税漏税多少?是否该追责?

  2、根据东平县公证处出具的关于浮桥收支情况的公证书证实,2015年及2016年至2017年9月份,每天收入60489元,累计计算至今,涉嫌偷税漏税多少?是否该依法追责?